第 10 章

第10章

白兰是个聪明人,但只有一点点聪明。

然而太宰的聪明值突破天际,不是一点点,而是亿点点!

获得了马甲的东凌宰也继承了这份智商,并且将其运用到这段时间的日常生活中,成功让自己的世界变得有趣起来。

白兰就是个被玻璃墙包围着的存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方位暴露,无论想什么,东凌宰不过轻描淡写的看上这么一眼,就可以将其窥破,甚至这份揣测都不需要费上多少心思,就可以轻松完成。

东凌宰不由得感慨这个世界的人的傻瓜程度,最多也就是比忍者世界的大名和忍者聪明一点,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怎么会有反派BOSS傻成这个样子呢?是毁灭了太多世界带来的盲目自信,还是对方看到了首领宰世界后产生的鄙夷不屑,让这个家伙如此轻视我呢?

确实,我的战斗力没有他高,但有“书”在手,我需要打架吗?

只要找个工具人写几句话,当场就送你去地狱接受审判呢!

东凌宰哼着小调,穿梭在基地中,轻而易举把雷欧忽悠走,动作过分熟练地避开监控区域,踩着盲区走出基地,到达了不远处的某个秘密区域,与其中人来个秘密会面。

“早安啊,尤尼。”

他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孩挥了挥手,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无视尤尼身边眼神不善的伽马,嬉笑着吐槽起白兰刚刚的操作。

“白兰又犯傻啦,他想把我和中也隔离呢,真是好怕怕哦~”

尤尼面对宛若犯病的东凌宰,从容不迫地递上一杯咖啡,轻声说道:“白兰只是有些……天真。”

东凌宰笑了,眼眸弯弯,手指摩擦着杯壁,目光下落于牛奶带出的漩涡图纹上:“太过善良的人可是会被人欺负的,毕竟还是坏人多一点,例如说,我~”

“会说这句话的太宰先生自然不是坏人,”尤尼深深地注视着东凌宰,语气坚定,“太宰先生非常重要,值得我信赖。”

“唔,说这句话就有点犯规了。”

东凌宰张嘴做出要喝咖啡的动作,余光注意着伽马的一举一动,见对方露出期待与欣喜的神色,便在喝的前一秒止住,把咖啡放回桌子上,果然瞧见了这人失望的神色。

果然是故意给我送没加糖的咖啡,被苦死可不是我想要的死亡方法啊!

东凌宰略微头疼地想着,觉得伽马的记仇未免久了点,不就是初次见面的时候邀请尤尼一起殉情吗?尤尼都没有说什么,就算你们两情相悦,你这个还未上位的未来男朋友有必要事事针对我吗?!

是的,东凌宰在和尤尼初遇的时候就邀请对方一同殉情。

那是东凌宰到达基地的第五天——

五天时间,已经足够东凌宰把基地摸了个透,连带着其中隐藏的多种区域,还有那被白兰深藏起来的人也全都落入他的眼眸中。

这个基地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东凌宰

轻描淡写地忽悠走雷欧,就摸着监控盲区跑进密道,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避开每个机关触发机制,毫发无伤地通过各种相连密道到达了尤尼所在的区域。

见到尤尼的那一刻,他就不由自主地被这个女孩身上所存在的“秘密”所吸引。

好吧,准确而言,也算不上“秘密”,只能说是“特殊”。

这样的年纪,就背负上“拯救世界”的使命,不仅灵魂逃去其他平行世界避难,而且留下的躯壳还得听从白兰的驱遣,成为对方的傀儡。

白兰似乎都没有发现这一点,真是个机灵的孩子啊~

东凌宰对尤尼的献身很是欣赏,反手就握住对方的手,用轻佻的话语说道:“美丽纯粹的小姐,你的璀璨灵魂夺目迷人,却留下这般残缺之躯,不如和我殉情,直接拥抱死亡,换来新生吧!”

刚说完,他就遭到了伽马的攻击。

当然,那些攻击落到他身上就跟不存在似的,直接被“人间失格”无效化了,但这并不妨碍伽马暴揍这个胆敢提出这种要求的变态。

确定东凌宰对所有能力都屏蔽后,伽马毫不犹豫地撸起袖子,挥起拳脚,决定拳拳到肉地教东凌重新做人!

他成功了吗?

不,他失败了。

太宰的体术确实很差,但在港口Mafia绝对可以称得上中上水平,更别提自带“打不死的小强”和“子弹描边”的buff,根本不是那种轻松可以搞定的对手。

而东凌宰现在这个马甲身体堪堪十六岁,和那个宅在办公室不出门以至于体术退步的首领宰是不一样的,他还在巅峰期,自然能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水平!

伽马一上手,就发现东凌宰跟泥鳅一样滑手抓不着,对方就像是能够预判自己的攻击路线似的,总是能在自己出招的下一秒顺畅避开,并且以此躲避动作为基础,打出一套组合拳来攻击自己,而自己每次都不得不由攻击转为防御。

除此之外,东凌宰还很擅长变奏,虽然攻击力度上不够强,但每次都能卡着最重要的几步调整双方的战斗节奏,打乱伽马的战斗,让对决始终保持着五五开的状态。

东凌宰从容不迫地陪着伽马打了几分钟后,主动退让。

翻身落到几米开外距离,他双手举起,无奈说道:“停停停,我可没打算和你多打这一回,我来是有正事要办的。”

见伽马似乎很警惕,东凌宰耸肩摊手:“别担心,白兰不知道我过来,而且,我安排人帮忙盯梢。”

伽马愣了下:“盯梢?”

东凌宰轻描淡写地说着:“就是策反了一些人给我打工,帮我盯下白兰的下落。”

是的,不过五天时间,他就已经通过软硬皆施的手段从白兰的墙角撬走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手下,让他们成为了自己的人。

虽然这些人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让他们听从自己的指挥来骗骗人还是足够了。

伽马没怎么信东凌宰的话,警惕说道:“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

喏,我对你身后那位女孩比较感兴趣,?[(”东凌宰抬了抬下巴,在伽马做出反应之前,多加了句解释,“我想拜托她帮忙看看我的伙伴在哪里,毕竟白兰的承诺信不得,不是吗?”

伽马愣了下,隐约意识到这位“白兰的贵客”似乎和白兰不是一路子的?

怎么可能?白兰居然会接受敌人在自己的基地里当贵客吗?

东凌宰:为什么不可能呢?毕竟那家伙很自信可以控制我呢~

伽马沉默了片刻,还是收了手,回到尤尼身边,低声说道:“如果你可以说动她,那我没意见。”

自从和白兰商讨过后,尤尼就变了性格,完全听从白兰的指令,自己只能选择守在对方的身边,保护好尤尼,剩下的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这个叫“太宰”的家伙可以做到让尤尼背叛白兰,或许是件好事。

但伽马对此并不抱有希望,谁叫他之前多番尝试,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呢。

东凌宰从容不迫地掏出了《完全自杀手册》,翻出某一页,手指轻点其上,刺眼的白光从指尖绽放,他的眼眸瞬间暗沉了下去,宛若失去灵魂的人偶,就这么呆坐在沙发上,毫无动弹。

伽马:……?

这家伙怎么了?我才说完话,他就变成这样,难道是使用了什么招数的后遗症?

他下意识想要伸手去触碰东凌宰,却又在触碰的前一秒停下,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被捏住一小角的衣角,震惊地看向抓住自己的尤尼。

伽马:“尤,尤尼?!”

尤尼没有吭声,只是继续抓着他的衣角,冷漠的瞳孔倒映出东凌宰的身影,似乎是在看着什么,没有再做出其他的反应。

伽马恍惚间明白了什么,收回了手,静静注视着东凌。

虽然不太懂这家伙在搞什么,但说不定有什么奇迹会发生?

至少,尤尼现在会选择阻止我,这一点就证明了什么!

他怀抱着期待与疑惑的心情,等了不到一分钟,东凌宰就从刚刚的状态抽离出来,略带新奇地看着尤尼,瞧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移到了伽马身上:“你刚刚居然没有来碰我,真是可惜啊~”

伽马:?

东凌宰掏出了一个精巧的盒子,遗憾地摇头,嘴里吐出让人惊诧的话语:“我带了有趣的反击装置,要是你碰我,你的力量就会被全部吸走哦~”

这是白兰从异世界摸出来的技术产品,会落到东凌的手上,纯粹是白兰想看看东凌会不会对这东西起作用。

事实证明,东凌宰的异能力对这东西的发动还是有作用的。

这成功打消了白兰把Ghst全副武装起来防太宰的想法——这种无孔不入的能力发动真是让人烦恼,难道还是得保持距离才行?

不过,这一点伽马并不知道,因此很容易就被东凌宰的操作震惊到了,以为这玩意是真的可以做到在东凌的手上吸走自己的所有火焰。

如果失去了火焰,

自己就会变成废人,无法保护尤尼,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

伽马庆幸自己听从了尤尼,没有胡乱出手。

伽马:“你随身带这种东西在身上,就不怕出事?”

东凌宰挑了挑眉,把盒子放到桌子上,微笑道:“毕竟我手无寸铁,只是个普通人,还是得有保护措施保护自己呢。”

伽马:“哈?能让火焰失效的普通人?”

“的确是普通人哦,毕竟我可点燃不了火焰,”东凌宰耸了耸肩,把话题拉到正题上,“我找到了这位美丽的小姐的灵魂所在地,你想让她回来吗?”

伽马沉默了。

平心而论,他当然想要尤尼恢复正常,而不是成为白兰的傀儡,但从现实出发,他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做不得,如果尤尼不是傀儡,拥有了自己的灵魂,白兰说不定就会对着尤尼痛下杀手,自己反而保不住尤尼的命。

伽马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清晰认识的,虽然自己在黑魔咒里面战无敌手,但对上白兰,还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东凌宰看出了对方的想法,把自己的书展示给对方看:“我有个方法可以让尤尼不被白兰发现,但是,你们必须支付代价。”

伽马猛地抬眼:“什么代价?”

“我需要能量,”东凌宰慢条斯理地说道,“非常非常非常多的能量。”

伽马恍然大悟,这家伙看上了他们的火焰!

如果用火焰换来尤尼的自由,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自己失去力量,又有谁能保护尤尼,到时候尤尼遇到危险怎么办?

伽马陷入了两难境地。

东凌宰欣赏了一会儿伽马的纠结后,才补充了最重要的条件内容:“我看上了白兰的火焰。”

伽马:!!!

这家伙居然打算对白兰动手吗?不错,小伙子,我看好你!

“白兰有个Ghst,可以吸收所有人的火焰,而这些火焰会转化为白兰本人的力量,我想要成为截获的中间人,把Ghst的能量化为己有。”

见伽马欲言又止,东凌宰打了一个响指,笑盈盈地说道:“你可能会想,这种事情我自己可以做到,为什么要找你们?”

伽马默默点头。

“当然是因为,我要确定这份能量被我拿走,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重点是不会对彩虹婴儿和沢田纲吉产生影响。”

东凌很在意这个,他可不想要重蹈覆辙!

不过,他很重视的问题落在伽马的眼中却不是那么重要。

尤尼的能力是预知,确实可以帮东凌确定计划的可行性,但伽马总感觉事情进行的太过轻松简单了,这种理由真的是对方的目的吗?不会隐藏了什么真实目的吧?!

伽马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东凌宰的操作。

没有选择了,如果太宰真的可以让尤尼恢复正常,并且不被白兰所控制,这就是值得去赌的事情!

于是,充满期待的伽马拿到了一张空白的

“书页”。

伽马:???

“别小瞧它啊,这可是掀起大战的重要物品,”东凌宰轻笑着,解释道,“只要你在上面书写下合理的故事情节,一切就会化为现实,很有趣吧?这可是连白兰都无法抵挡的法则之力哦~”

伽马拿着“书页”的手微微颤抖,难以想象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而这东西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上!

“你为什么不自己写?”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东凌宰垂下眼眸,虚情假意地叹息道:“我和它相性不合啊,除我以外的任何人都能在上面写东西,只有我不可以,不然我何必把它放到你的面前。”

伽马将信将疑,还是决定尝试下。

他编写了很小的内容,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书写的东西实现,大惊的同时,看向“书页”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

东凌宰提醒道:“不要用它做多余的事情,如果你用它做了我们约定以外的事情,到时候发生什么,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毕竟,命运早就写好了代价。”

虽然把“书页”给了伽马,但他可不希望伽马借着“书页”直接干掉白兰,这样自己想要的能量可是要泡汤了的!

东凌宰自然是准备好了一定的手段,以防伽马动这种“歪心思”,但他还是得提醒伽马一声,做个免责声明。

伽马郑重其事地点头:“我知道。”

确定东凌宰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后,伽马信任了对方,和东凌宰共同商讨出合适的故事,书写在“书页”上,让尤尼的灵魂悄无声息地回归,并且获得了不被白兰发现的Buff。

只是,鉴于白兰具有窥探世界的能力,他们必须用“书页”时不时填写新的故事,来保证白兰不会在某一刻突然发现真相,因此,他们也不敢拿“书页”写别的故事,这些得留着给尤尼备用!

尤尼对东凌宰感激不尽,并且给予了“你未来和中原中也必然重逢”的回复。

至于对方提及的Ghst的问题,尤尼表示这并不是需要担忧的事情,在她此时所看到的未来里,他们并未因此遭受什么灾难,也不曾出现什么问题。

“那就好。”

东凌宰松了口气,既然对世界之子不产生影响,那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摸走白兰的Ghst啦!

他开始不间断地来尤尼这里串门,因为有伽马和尤尼帮忙打掩护,又有他这段时间里轻松挑拨叛变的白兰手下们帮忙打掩护,白兰至今还未发现东凌宰已经搞出了不少事情。

现在,时间已经流转过去这么久,尤尼的恢复神智始终未被白兰发现,这也证明了东凌宰的靠谱程度。

至少,对方给予的“书页”确实不错。

只是白兰在此期间还是有几次险些发现真相,被他们用“书页”糊弄过去了。

面对又一次找上门的东凌宰,尤尼的反应很淡定,在发现伽马给东凌上了不加糖的咖啡后,拿了糖给东凌宰,慢慢说道:“您最近来的次数多了,是发生了什么吗?”

东凌宰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瞧了眼伽马,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沢田纲吉他们大概一周内会从十年前过来,你们得做好挨打的准备。”

伽马当然知道这家伙在说自己,立马不服气地说道:“不就是彭格列,我轻轻松松就能解决!”

东凌宰微笑:“要是你输了,我一定会拍视频,留下你的黑历史,在基地广为流传!”

伽马:!!!

他的斗志一下子就上来了,誓要保住自己的颜面,不能让黑历史落到东凌宰的手里:“等着吧,我一定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

嗯,他很确信东凌宰有技术拍到自己的对战过程,绝对不可以在这家伙的面前丢脸!

然后,志气高昂的伽马就被云雀恭弥揍的屁滚尿流,成功留下了黑历史在东凌宰的手里。

伽马:www.youxs.org!

推荐阅读:

逍遥假太监,开局帮太子入洞房!楚轩冷雨 快穿:是绝色撩机宿主啊 搏击王 仙械记 我算命,我发疯,七个哥哥砸钱宠 网游校园 网游之超神包工头 韩阳寒阳破晓 我的诡异人生 误惹萌妻:妖孽,哪里逃 想打电竞的我讨厌娱乐圈 斗罗:我驭兽师,开局驯服古月娜 董氏三国:董太师实乃赤胆忠心! 莽推诸天 他比盛夏迷人许糖糖 降龙无极 一等位面商人 楚元 财色无疆 男装大佬在娱乐圈 山海经之乾坤社稷图 校霸女神甜又咸 黑莲花庶女攻略 韩娱之最帅花美男 外科医生的王府生存指南 东宫夺娇 你再说我一句试试 主角们都想独占我[快穿] 我老婆是无限游戏BOSS 斗罗之我的武魂通万界 傲决天下 都市王牌高手归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