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对待卧底,白兰用的手段就是在压榨价值的基础上看乐子,可以说和首领宰有着共通性了。

“让他不得不为我们的发展添砖加瓦,顺便送点真假难辨的消息坑老东家,这不是很有趣吗?”

白兰是如此评价的。

东凌很是赞同:“卧底啊……那可是永动机啊!”

想想那些前赴后继涌入港口Mafia的卧底们,他就想为他们点上一屋子的蜡烛。

卧底哪里不好呢?非要卧底港口Mafia,这不是直接撞到首领宰的枪口上,给安排上卧底专用剥削一条龙服务吗?

给港口Mafia创造价值之外,还被首领宰骗得团团转,迷迷糊糊就把老东家坑到被港口Mafia吞并的地步,这下倒好,卧底秒变自家人,脸色变化那叫一个缤纷多彩,直叫人想要录下来做纪念。

也就是官方组织派来的卧底没办法走这条服务线,被首领宰丢去外面开荒,开完一个换一个,开不动了就被反手卖给别家组织,如果没有官方组织捞人,怕是一辈子都回不来,这才是真的惨!

这里的反派BOSS白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机不够深沉,还是手法不够老练,对待卧底还没首领宰这么“心狠手辣”,居然还能让雷欧在这里欢快蹦跶。

白兰不知道东凌在嫌弃自己对待卧底过于手软,他只是觉得对方这句“永动机”评价很有趣,试图了解一下如何永动法。

东凌没有言明,只是笑着说道:“给骡吊一根胡萝卜,他就会老老实实磨豆。”

嗯,首领宰给的好处可多了,卧底们干的很开心呢,就是全都被n倍回收了。

白兰瞥了眼东凌,直觉这家伙在想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想想,这个和自己没关系,就姑且不理会了。

他轻笑一声,主动给东凌提起了自己的敌人:“彭格列是个有趣的人,可惜他阻止不了我。”

东凌:“怎么说?”

“摧毁指环,就为了阻止我统治世界,很可笑吧?”白兰耸了耸肩,摊手道,“那可是7的三次方,没了彭格列指环,世界就会出现不稳定,他就为了这点小事毁了指环,这个操作可比我还要反派。”

说着,他还啧啧作声,似乎是真的觉得彭格列首领的脑子有问题。

但东凌看出白兰的作秀,窥见其深处对彭格列的佩服。

东凌挑眉:“你倒是自认反派BOSS了。”

白兰反问:“你不是吗?”

东凌:“我当然是,只不过反派注定被主角打败。”

白兰眯起眼睛,吃的动作微顿,张嘴正欲说什么,旁边的铃兰就按捺不住先蹦了出来。

“说什么呢!白兰绝对会成功,那什么彭格列才不是主角!”铃兰大声地反驳着,“如果彭格列是主角,那么多世界他们怎么就没成功过?这个世界必然也是这个结果!”

东凌有些意外:“唐僧西天取经都得九九八十一难,主角不得有个悲惨身世,度点磨难,才能打败BOSS获得胜利嘛~”

铃兰昂起下巴,嘲讽道:“呵,死人没有这个机会!”

“彭格列首领死了?”东凌恍然大悟,“难怪你这么悠闲。”

原来白兰的对手群龙无首了啊,难怪这家伙对雷欧都不上心了,还放任对方从而看乐子。

只是,白兰难道忘了彭格列指环代表的可是纵向时间轴的奇迹,穿越过去与未来不过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他怎么就不能保证有转机呢?

他瞧着白兰的反应,隐约猜到了答案。

原来如此,白兰并不是猜不到,而是觉得这并不会影响他的计划,甚至,他还有点乐于看到过去的彭格列首领降临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变数。

因为这个世界很无聊,就算是统治和毁灭世界的过程也因为经验过于丰富而显得稀疏平常。

东凌觉得白兰这种操作必然是要栽了的,正所谓反派死于话多,同样,反派也死于“心软”,每次就差那么一点,而这一点,就是世界给予主角的一线生机。

指不定彭格列首领并没有死,只是假死,从而让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能够到达这边,摧毁白兰的计划,毕竟一个世界不能有两个相同的存在。

但是,东凌觉得彭格列首领如果真选择走这个计划,未免也太过于冒险了,把赌注放在过去更为弱小的自己身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那可是足足十年的差距,他就不怕到时候翻车吗?

东凌的目光扫过白兰的手,想起了被摧毁的彭格列指环,瞬间明悟了真相。

难怪,彭格列首领摧毁了指环,而过去的还有指环,未来的上升空间不一样啊,那确实有点希望。

这么一想,要不把中原中也丢到十年前的彭格列首领身边好了,先增进点感情,到时候假装被波及送到这边来,一切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东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本想要现在就安排上,但思及正在和白兰还有铃兰交流,就把这个事情暂且放放。

白兰见东凌不说话,若有所思地瞧着他,目光顺着对方的动作落到那本被其随身携带的《完全自杀手册》上,微眯眼。

他之前怀疑过这本书就是太宰治的平行世界能力道具,只是借来翻过后,并未发现异样,更未发现共鸣,放下了这份怀疑。

但面前这家伙手不离此书的模样还是看着格外奇葩。

白兰知道自己落到别人眼里也算是半个奇葩,眼前的太宰治也是一个,从这个角度来算,说不定持有沟通平行世界能力的人都有点奇怪?

“既然你觉得自己是反派,那么你的敌人是谁?”他好奇发问。

“敌人?我没有敌人,但故事拥有既定的主角,”东凌的手指拂过随身携带的《完全自杀手册》的封面,似乎透过这本书瞧见了什么,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已经准备了故事的梗概,也完成了最初的部分,就差时间来丰富这篇故事。”

虽然首领宰马甲的记忆是完整的,一直到对方跳楼而亡为止,但因为东凌自身年龄只有十五岁,披完马甲,他所呈现出的年龄最高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再怎么扮成熟老相,外表上也不会大多少。

因此,东凌想了半天,把自己的人设定在了十六岁的首领宰。

——那个把中岛敦捡回去,将芥川龙之介留给武装侦探社的织田作之助的首领宰。

当然,他还在此基础上把首领宰的“色彩”提亮了几分。

因为他本人并不喜欢一直沉浸在深沉阴郁的状态,呈现出来的模样更像是首领宰与武侦宰的结合体,而非是完整的首领宰。

只能说感谢系统虽然提供了马甲,但没有要求宿主的扮演是百分百相似,只要符合角色的固有特征就可以照常使用马甲,所以,东凌的扮演范围更广,不会被局限。

现在的扮演其实有点脱轨,但没关系,等接触到织田作之助的书籍,就可以点亮“触发心事”的选项,慢慢展现首领宰的想法和倾向,而中原中也那边时不时call首领宰,这样扮演度肯定可以及格。

就是因未成年而被系统严令禁止自杀这一点很麻烦,只能是以后时不时口嗨一下了。

之前看横梁不错,把套绳绑上去,身子刚悬浮空中摇那么一下,就触发了系统的自动警报,逼逼得人脑袋疼,绳子还啪的一下自己断了,害的他差点摔个底朝天!

也是这时候,东凌才知道,因为自己是未成年宿主,系统自带了保护措施,根本不给他做这些事情的机会。

不过走个形式好像还行,就是得想办法骗过系统的保护机制……

东凌歪了下头,甩去这些思绪,对略感意外的白兰说道:“我们的世界不一样,面临的局势也不一样,预定的结果自然不一样。”

“真可惜啊,明明看着和我是同类呢。”白兰吃掉嘴里的,假作忧伤地叹气,随后又兴致勃勃地问道,“既然连故事都准备好了,那么你的谢幕呢?”

东凌垂下头,黑发半掩双眸,鸢色深不见底,整个人的气息变得阴郁冷淡,说出的话更是令铃兰大惊。

“我啊,打算从大楼的顶端跳下来,到时候就算别人想救,也活不了。”

铃兰霎那间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家伙居然还有自杀倾向,当即说道:“要跳别弄脏我们的基地,去彭格列跳!”

“哈哈哈……我肯定不会在这里跳啊,毕竟我的主角们不在这,故事不完整,演出可不会有意义。”

东凌欢快地笑着,俏皮地眨着眼睛,仿佛刚刚的表现不过是他伪装为之的。

铃兰瞧见这人的前后状态对比,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半天,只能归为一句话:“你脑子有病?”

东凌挑眉:“确实有很多人这么说。”

首领宰马甲的记忆里包含了不少唾骂他的话,内容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是对首领宰的行为和做法的不认可,甚至仇视,这已经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了。

被骂又如何呢?只要能够实现目标,做什么都可以。

东凌想起被首领宰特意放走到侦探社的织田作之助,脑子一转,话题瞬间转变了方向:“我想买几本书,网购地址要写哪里?”

这话题有点轻松,和之前的内容接不太上,但并不影响白兰回答:“可以让雷欧帮你买。”

反正这个卧底没啥价值了,现在也就是放着看看乐子,让他去跑个腿也不是啥大事。

东凌挑眉:“书费能报销?”

白兰点头:“报销。”

东凌很满意,愉快告别白兰,出门就把书单递给了雷欧,一眼看去,清一色的织田作之助著作里掺杂了几本中原中也和坂口安吾的著作。

嗯,如果翻到最后,还可以发现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最广为人知的作品。

雷欧不是很懂眼前人为什么让自己去跑腿买书,但白兰都允许了,那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买起来了。

嗯,顺便把书单传一份给彭格列,看看能不能分析出太宰治的情况。

东凌不在意雷欧的表现,把对方派去买书后,他会回到房间,假作看资料的模样,实则在脑袋里狂戳系统。

垃圾系统,送自己到新的世界后就会自动进入休眠状态,只有宿主遇到致命危险和任务完成的时候才会正常运转,美名其曰为“给予宿主更多的发挥空间”,说到底还不是“带薪偷懒摸鱼”!

要不是没有投诉按键,他必然要写上千份投诉信送给主系统,让其好好教育这个摸鱼系统!

系统被狂戳得被迫醒来,电子音里竟还带了点睡懵的迷糊感。

【宿主,刚到世界不过几小时,找我有事?】

东凌直截了当地说道:“快起来干活,我要把中原中也那个马甲丢到十年前的彭格列首领那边去!”

和系统说话没有必要绕圈子,更没必要猜来猜去,直接说就行了。

【好的,已经为您着手安排,请稍等片刻。】

系统也不问东凌打算做什么,反正他们派发任务一向都是给予宿主绝对的自由空间的,对方想把马甲丢哪都行,要做啥也都行,反正出岔子它们会负责解决。

问为什么不怕出现混沌恶宿主,那当然是因为挑选宿主的时候就检查过对方的人品,不会真的有那种专朝着毁灭世界方向去的宿主。

就算是眼前这个第一次任务就做下毁灭世界结局的宿主,也是漏看了规则条款,无意间犯下的过错,第二个世界不就有意识地更正和弥补了吗?

系统老老实实地按照东凌的要求选好了时空,直接把中原中也的马甲投送过去,而东凌的意识也自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留在首领宰马甲里,一部分融入中原中也马甲。

它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宿主情况稳定,便又回到休眠状态,不问世事,只待需要自己出面的时刻到达再重新苏醒。

东凌好歹是和系统呆过一个世界的宿主了,自然熟悉这家伙的行事作风,也不觉得对方干完活就睡有什么问题,注意力大多放在了中原中也马甲上。

只是,或许是系统真的很狗,又或许是系统除了空投宿主外没有别的传送渠道,首领宰的从天而降情况,中原中也也来了一次。

这一次,好巧不巧落到了正在打架的云雀恭弥和六道骸之间,当场直面浮萍拐和三叉戟!

东凌:……又来?!

推荐阅读:

参加省钱综艺,我靠抠门爆红全网 冰尖美玉[花滑] 重生之争霸娱乐圈 潘帕斯兽腰阿柴的柴刀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弑天剑狱:一剑开天门 那抹月光 报告陛下世子殿下又在作死了徐安 随意侦探社 火影重置:她们觉醒了被攻略记忆 剑仙诗在酒 危之绝杀 斗破:我把萧炎逼成了反派? 紫域天涯 崂山小道士 晨光学园 拯救黑化小白花男二 摄心记 楚汉雄途 地底潜伏者1英雄篇 锋行篮下 僵尸本源 修罗无间 超神窃取 叶蓁蓁宋雨辰若礼 永乐大帝:朱标四王爷, 尽管如此世界依旧美丽 穿越之超级谋士系统 无敌小校医 我会读心术 三国之到底应该怎么选 小村医大春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