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鱼龙势,鲤龙反蹦

杜明惊魂甫定,揉了揉发痛的肋侧,那是被许阳一拳轰中的位置。

“松哥,那小子……邪门得很,今天居然敢反抗!”杜明跑到陆松的身旁,中途还摔了一跤,看得陆松皱眉不已。

“反抗?!”陆松哼道,“那你就打他一顿,把他揪回来就是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杜明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脸色涨红。他第一是感觉邪门,第二是觉得丢脸,竟然被一个任人欺辱的废物少爷打了回来。

“怎么了,愣着干嘛?”一旁的刘子山哂笑道,“你不会是打不过那个废物吧?”

本来一句无心之言,刘子山根本不相信,玄徒中期的杜明,会打不过那个玄徒初期的许阳。更可况后者一路行来,那种甘于受辱的窝囊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看到垂头丧气的杜明,陆松的浓眉皱紧了。

“当真是这样啊,你可真有出息。”陆松冷冷说道,“被一个废物给揍了回来,你岂不比废物更废物?”

杜明嗫嚅道:“不是的,松哥,我……”

陆松站起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啪”一声脆响,杜明眼冒金星,被抽得转了半圈,摔倒在地上。

这一耳光力道奇大,足以看出陆松内心的愤怒!

“那小子总得回来,到时候,真当要好好教训他一下了!”陆松摩挲着手掌,阴着脸说道。

“注意点,不要闹出人命。”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中年汉子一直冷眼旁观,此时淡淡说道。

“宋导师放心,我自有分寸。”陆松回答道,脸上挂着一丝狞笑。

中年汉子叹了口气,看样子,那个叫做许阳的废物少爷有难了。不过他作为苦修路的向导,并不关心这些玄徒层次的少年们的龃龉,他只要保证走完一圈苦修路,这些少年的存活率,能在及格线以上就可以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微凉的秋风扬起,带动枯叶翩翩起舞。

“都过了半个时辰,那小子还没回来?”陆松有些急不可耐了,“该不会是不敢回来吧?”

“不敢回来也好,”刘子山冷冷地说道,“巨蟒山脉夜晚猛兽出没,他在谷外,一没火种二没遮蔽,凶多吉少。”

“松哥,您消消气,来喝口水,”杜明半边脸肿的老高,捧着一只水囊奉上,“倒是便宜了那小子,被野兽咬死,没受什么痛楚。要是他敢出现在我面前……”

陆松没有接水囊,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谷外。一个略显瘦削,但腰挺得笔直的少年,大踏步向山谷之中走来。

“如果我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样?”话音刚落,许阳从谷口缓缓走进来。

他披肩的黑发被风吹乱,在颈后飘扬,额前的刘海掩映之下,一双黑眸射出慑人寒光,冷冷笑道。

“松哥……”杜明看向旁边的陆松,手心沁满了汗水。

“去吧,杜明,”陆松阴冷地说道,“你比他高了一个境界,不会打不赢他。这是证明你的一个机会,好好抓住。”

杜明手一抖,水囊落在地上,一汪水溢出,缓缓渗入地面。

见此情景,许阳更加不屑,嗤笑道:“果真无胆鼠辈,就你这心志,此生无望突破玄徒层次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跟看见了鬼一样。

平时的许阳,唯唯诺诺,一副任人欺凌的受气包样子,哪会像现在这样,仿佛站在高处,指点后进。

杜明的脸如同火烧,他大吼一声:“少装神弄鬼,老子不怕你!”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弓步冲拳!

简简单单的一个基础招式,恼羞成怒的杜明使用出来,贯注了十成力道,五钧的力量!这一拳,打在一头牛身上,也能将其打翻一个跟斗。

“来得好!”许阳同样大步上前,骨骼爆响声传来,他毫无花俏的一拳,对着杜明的拳头轰了过去。

“疯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许阳不过玄徒初期的修为,肉体力量不过两三钧,想要硬碰硬打败五钧力量的杜明,怎么可能?

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料想,杜明一声痛嚎,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只觉半边身子酥麻,指骨剧痛,几欲折断。

许阳毫不留情,这杜明作为狗腿,欺辱从前的他,那场景可历历在目。只见许阳眼中凶光一闪,跨前一步,一肘捣在了杜明的胸口。

杜明一口血喷出,整个人如断线风筝,向后撞出数米,这才落地,还骨碌碌翻了好几圈。

一拳既出,四座皆惊。围坐在一起看热闹的少年们,齐刷刷站了起来,有好几人甚至不由自主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许阳。

“啪”、“啪”,两下突兀的鼓掌声传来,众人循声看去,竟然是陆松。

“很不错嘛,能硬碰硬打倒杜明,你的肉身力量,至少涨了一倍,”陆松皮笑肉不笑地喝彩,眼中闪着嫉妒的光芒,“看来,你应该是有了奇遇,服食了某种强化肉身的灵草!果然好运道。”

众少年恍然,怪不得一招打败杜明,原来是服食了灵草所致。不然,以玄徒初期的实力,越阶战胜对手,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许阳毫无表情地看着陆松,淡淡说道:“打了狗,主人就要出来了。你是不是要给杜明出头?正好,我也想找你算一笔旧账,出手吧。”

“啧啧啧,”陆松摇头,不屑地说道,“看来吃下一株灵草,却烧坏了你的脑子。玄者的根基是什么?永远都是修为、境界!我现在已经是玄徒后期,肉体力道达到十钧!不管是修为,还是肉身力量,我都远胜于你。在我眼中,现在的你,仍然是那个废物少爷,毫无改变。只不过,增加了一点虐你的乐趣罢了。”

许阳勾了勾手指,作出了一个挑衅的姿势,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彻底将陆松激怒了。

“死!”陆松大喝一声,双脚猛蹬,如一杆大枪,猛然射出!浑身哔哔剥剥的爆响,比起杜明来强了一倍,气势更加猛恶。他的拳锋,恰如一杆大枪的枪尖,对准了许阳的胸膛轰去。

许阳唇角勾勒出一丝冷笑,身体如一根竹竿,径直向后栽倒,恰恰躲过了这猛恶的一拳,紧接着屈身反崩,双腿发力,一脚蹬在陆松的小腹处。

这是“动静一如引气诀”中的“鱼龙势”,贴地短打的招数。

许阳现在的身体强度,硬碰硬还不足以战胜陆松,不过他拥有万年之后的玄者近战技巧,和只会胡乱挥拳的蛮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许阳有六钧的力量,他能够将其发挥出八钧、十钧的破坏力,而陆松空有十钧之力,连一半的破坏力都打不出来,落败也在意料之中。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都处在玄徒阶层,没人会施展玄术,那么近身搏战的技巧,便凸显出了重要性。如果两人都在玄士层次,懂得了玄术,那就是比谁的修为高强,谁的玄术威猛,搏战技巧便无法主宰战斗胜负。

陆松被这一记重脚,蹬得离地飞起,他痛吼一声,感觉小腹痛如刀绞,肠子都要断了。

许阳借着双腿反弹之力,“鱼龙势”下一段“鲤龙反蹦”,跃起身来,下一刻便是“奔马势”踏出,沉肩撞在了陆松的胸胁处。

这一撞,直接让陆松双眼翻白,差点昏死过去,失去了战斗力。

刚刚那一轮交手,迅快无比,众少年还没看清许阳如何动作,便看到陆松如一口破麻袋般重重摔落在地,剧烈地咳嗽着,从嘴里还喷出小块血痰。

“好凌厉的搏击技,这陆松受了重创,就算伤好了也要落下暗疾,除非有丹师为他炼制灵药,调节暗伤。”中年汉子宋导师是唯一一个看清的人,心神震撼。

“等一下!”宋导师看到许阳继续向倒地不起的陆松逼近,吓了一跳,这许阳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如此冷血残酷,看这架势,还嫌陆松伤的不够,要取陆松性命?

宋导师不知道的是,许阳来自万年之后,那个时代玄能匮乏,因而导致天材地宝无比稀缺,一株入品的灵药,都会惹人眼红,几十上百个玄者争得头破血流。阴谋诡诈,背后捅刀,无所不用其极,许阳从那个时代过来,耳濡目染之下,手段当然狠辣。

“许阳,你重伤陆松可以,但杀他不行。”宋导师制止道。

“为什么不能杀他?”许阳反问道,他抬头看向宋导师,心里顿时有些警惕,眼前这个人,浑身上下玄气淡淡萦绕,至少是玄士的层次,已经算得上真正的玄者了。

玄徒和玄士,只有一级之差,但实力差距很大。玄徒境界,主要依靠肉身搏杀。玄士境界,就可以修习玄术,战力暴涨。

“这是我作为引导者的职责,”宋导师解释道,“苦修路上,引导者负责保证苦修士的生命安全。”

“那么我在被他们打得半死的时候,你为何不管?”许阳质问道。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赵义赵高 我靠舔狗逆袭系统在末世无限返利 开局杀鸡做菜,你管这叫八岁? 穿越到进击的世界 林逸 机战:全金属风暴 爷爷是地府boss 模范联姻[星际] 亮剑:让你驱逐倭寇,你马踏樱花? 顶级神婿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又名:王婿、医婿) 我欲横推此世间 宁凡玉锁 见诡一百法 暴君的膝下宠妃 火种一零四 冰雪与狐萝卜樱木雪影 离婚后,未婚妻接踵而来! 克异之轮 剑尊天之下 饥荒进行曲 扛着鲛肌当海王 从收集那位大人的人偶开始 废弃空间 回到古代当将军 独尊山海 魔王盛宠呆萌小王妃 恨天魔帝 灵忏 路过总裁家 今朝且渡 灵武封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