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波本。”

被点到的银发男人适时回望,轻启薄唇。不过相对于安室透眸子里不加掩藏的愤怒警惕,他反而一派平静。

空气仿佛都被凝滞住了。

原本想开口的松田阵平在短暂震惊过后,见两人间氛围明显异样,机智地选择了静默。

平时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萩原研二一般都是出来打圆场、缓和下气氛的那个。

但现在他觉得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刚才小降谷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后,摁住通话键的同时,也对自己无声摇了摇头。

再次见到金发黑皮青年,对方俨然已经成熟许多,脸上的神情也愈发严肃。

萩原研二知晓,这是让自己不要暴露好友关系的意思。

而且……

他垂下紫色的眼眸,看向自己被攥住又立即放开的手腕,小降谷的力道可真重啊。

他这样感叹着,却不会忽略这一举动下隐藏的紧张。

如果小降谷真的是去卧底了,那么只要一个轻微的破绽,他就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卷毛青年低低地嘁了一声,好几年不见,再回来时居然是这种糟糕的局面,金发大老师也真是的。

虽然这么吐槽,松田阵平心中却不约而同与幼驯染选择了相同的选项。

即使身处不同阵营,他们终究是心照不宣的挚友。www.qxnsu.com 梦幻小说网

泷月凛在匆匆赶来的青年眼中清晰地看到了愤怒,这也不奇怪,因为就是他将安室透喊来这里。

在被松田阵平发现的时候,泷月凛就掏出马甲自带的手机,给备注为波本的号码发了一通短信。

没有署名,没有信息,只是一个定位。

但安室透就是知道这个短信来源于谁,也如对方愿来到了现场。

只是他没料到,自己的两个同期居然会在这里。隐约间,安室透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

金发卧底的大脑飞速转动着,现场有四个人,而其中一半都是警察。

假设这个人并不清楚自己和松田他们关系的话,在这个时机将自己叫来,对方不会是想要……

银发杀手面瘫着一张脸,“帮我解释。”

安室透:“……”

他就知道。

顶着这么一脸凶相,被警察怀疑抓住询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而且安室透没记错的话,他甚至刚和松田打了一架。

只是想从泷月凛身上获取关于琴酒信息的安室透莫名有些心累,但有件事他很好奇,对方为什么会这么信任自己。

如果说上次对方是顶着琴酒的身份来与他周旋的话,那么这次肯定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他到底有什么底气来主动引自己上钩?

心里这么想着,安室透面上还是露出个清风和煦般的笑容,为泷月凛开脱。

松田阵平见状,不禁恶寒地抖了抖身子。这家伙突然笑得这么温和,真是吓死个人了,好像被景旦那附身了似的。

“抱歉抱歉,这是我的朋友。他平时虽然长得有点凶,但绝对没沾惹过什么犯罪的事。”

这段话讲完,安室透自己都忍不住脸色怪异起来。

说个笑话,琴酒其实是三好市民。

“原来是这样啊。”萩原研二选择性无视了好友面上的不自然,他露出个警民一家亲的笑容,顺着安室透口中的意思接道:“那看来应该是我们误会了。”

松田阵平虽然看着很不情愿,但还是没出声反驳,他明白萩的意思。不能打扰到降谷零的卧底任务。

但也不意味着可以就这样简单放过他们。

“喂,别想糊弄人。”松田阵平一开口就语气不善,仿佛还沉浸在某种意义上打架输了的不爽中。

“你们互念酒名是怎么一回事,可别告诉我那就是真实姓名?”

“是这样的……”安室透笑眯眯地随便编了个理由解释。

萩原研二则是一副接受良好的模样,甚至看起来和安室透相谈甚好。看到这一幕的松田阵平不禁撇了撇嘴,当时在警校可不是这样的。

降谷这家伙是直接换了个人设吧。

寒暄几句过后,安室透看似轻易就将泷月凛带了出来。

他看向半点表情都没外泄的银发男人,似笑非笑,道:“你的目的达成了?”

没了在同期面前的遮掩,安室透彻底露出作为组织成员冷酷的本质,他眼眸冰冷,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从安室透到波本的转换。

“这下可以说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琴酒,不,应该是冒牌货才对。”他一语点破对方伪装。

面对咄咄逼人的追问,泷月凛却显得不为所动,十分冷静。

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忽然道:“差不多了。”

安室透的身体立即戒备地紧绷起来,谨慎问道:“什么差不多?”

见面两次就足足被算计了两次,安室透已经快要有条件反射了。

说来也奇怪,即使他心中认为对方只是琴酒的冒牌货,却总是不自觉将其错认成正主。

这也太像了吧。

而此时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替身了的泷月凛,则是在静静数着倒计时。

三,二,一……

“零——”

金发青年猛然抬头,紫灰色的瞳孔溢满震惊。在绚丽的火光冲天中,热浪袭来。

又是这个熟悉的画面,又是这个熟悉的爆炸,只是此刻被卷进来的却不止安室透了。

他焦急地看向刚才二人走来的方向,那里还待着自己的两位同期。

松田,萩原……

可安室透咬碎了牙,也不敢妄自行动。

他头回感受到了卧底的悲哀,友人正在遭受着生命危险,而自己却只能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安静站在原地。

刚进入组织没多久的安室透还不能做到像以后的自己那样,运筹帷幄,遇到再极端的情况,即使被琴酒指着枪怀疑也面不改色。

他的眼眸里不时闪过隐藏不住的痛苦之色,几乎快要实质化。想要将眼前人捉拿的冲动,与瞬间赶到友人身边协助的情感不断交织,到最后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哪种情感更加强烈。

被青涩反应取悦到的男人轻呵一声,露出今天为止第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也愈发贴合琴酒的形象了。

【宿主,这样不太好吧。】

系统终于忍不住出来提醒,他们的任务是来拯救警校组,而不是一个个把警校组亲手送进地狱。

【放心啦——】在系统空间里,泷月凛用回了自己原本扎着马尾的形象,他懒散地拉长了音调:【我是不会翻车的。】

【而且——】他忍不住舔了舔唇,似是半喟叹半抱怨:【可别小看他们啊。】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走远,萩原研二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关心自己的幼驯染。

“没事吧,小阵平?”

松田阵平摇了摇头,忍不住抱怨道:“那家伙真是的,突然搞这么一出,我可没有他那样的大心脏。”

萩原研二闻言失笑,“虽然这么说,小阵平其实还挺开心的吧。”

见自己被戳破了心思,松田阵平涨红了脸。

“萩!!”

萩原研二举起双手,状似投降,“我错了我错了。”

一番打闹过后,两人说起正事。

松田阵平询问:“你们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他可不相信以这两人的能力,会在这么紧张的场合下真的闲聊起来。

“不仅小降谷被派去执行特殊任务,他还在卧底的组织里碰到了小诸伏。”

闻言,松田阵平鸦青色的眸子微微瞪大。不过仔细想想,他就不奇怪了。

一毕业这俩人就分别失去了消息,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更别提降谷那家伙还是警校第一。

“不过真亏那家伙明明长了一副显著的混血特征,还混得如鱼得水。”

萩原研二表示赞同,他想起刚刚那银发男人身上的压迫感,不由有些担心。

“等着那俩人回来,一定要狠狠宰他们一顿!”

松田阵平的话打断了萩原研二的思绪,后者不禁失笑。

没错,等到两人任务完成回来,他们五人会再次聚在一起,一如警校当年的情景。

浅粉色的樱花飘落,洒在每一名警察的肩头。

“嘘……”

松田阵平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示意身边人暂时不要发出动静。

他好像听到了炸弹在计时阶段的滴答声响,一开始以为那是幻觉,但随着周遭安静下来,声音越发清晰。

萩原研二屏住呼吸,看着对方在漆黑的小巷子里来回摸索着什么,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隐蔽处找到了正在倒计时的炸弹。

没有过多思考的余地,松田阵平立即就想进行拆弹工作,幸好他有随身携带工具的习惯。

——却被萩原研二制止。

“等等小阵平,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上面倒数的短短十秒,松田阵平咬牙,还是被拽着离开了现场。

就在二人离开的下一秒,炸弹轰然启动。

推荐阅读:

给力村官 神龙老婆带我修仙灰灰的橙子 毒后重生计 长日留痕 自在真仙 咱们结婚吧之为你而来 我的爱,顾先生 宫梦弼喵拳警告 江湖刀客行 山河图仙家庄园 鬼墓惊魂 大夏:醉卧花丛笑人间 魔谛 斗罗大陆第五部 远古圈叉 快跑,疯批大小姐杀疯了! 我成了反派头子 我审判了万界众生 遗世剑仙 穿越大秦,开局单挑文武百官 宝庆奇侠 范娴言冰云 方辰林雪妍 曲神天后养成系统 我吞噬了亿万强者 半镜上青霄 美人NPC在无限世界为所欲为 留春令 我们的爱 细雨湿流光 斥天曲 十三刀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