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反应过来后,安室透立刻冲出房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外面一片空荡荡,没有半个身影,对方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姗姗来迟的琴酒敏锐察觉到不对劲,怀疑的目光顿时锁定对方,“波本,你在干什么?”

要将琴酒冒牌货的事情告知对方吗?

安室透思纣着,还是决定暂时将那人的存在遮掩下来。默默盘算着也许能在冒牌货身上找到关于组织的一些线索,因此他要单独调查那个人。

想到这,金发青年面上扬起虚假的笑容,不痛不痒地刺了回去:“这是组织派给我的任务,你是否管得有些太宽了?”

他毫不畏惧,直直对上杀手墨绿色眼眸中闪烁不定的凶光。

琴酒无声扫视着对方,仿佛要将其身体整个刺穿似的,找寻着青年身上的破绽。

半晌,他才冷笑出声:“最好祈祷别让我抓到你的老鼠尾巴,波本。”

安室透闻言挑眉,目送琴酒离开现场许久,直到确认对方不会再返回,随即也打算撤离。

却不想下一秒,耳膜被鼓烈的狂风震颤,吹得隆隆作响。安室透不禁抬起手臂挡住呼啸来的热浪,震惊地回头望去——

原先完好的房屋,毫无征兆地被冲天的爆炸所覆盖。

幸好安室透已经提前一步走出那里,不然他恐怕就会落得同样的下场。www.qxnsu.com 梦幻小说网

不对……对方是算准了自己离开的时机,他就在附近观察着这里。

安室透陡然环顾四周,意料之内没发现任何可疑的身影。

被摆了一道,他苦笑。

安室透早该想到的,对方的目标应该和组织一样,也是为了炸弹犯而来。只是与组织不同,对方是来灭口的。

安室透看了眼已经事先被抬到车后座的炸弹犯,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在消防车急促吵闹和人群熙熙攘攘的背景音里,金发青年不得已匆忙离去,紫灰色眼眸在火光中逐渐被染上明亮的颜色。

下次会抓住他的。

【为什么临走前还要引爆那里的炸弹?】系统蓦地出声。

它有些不解,有着上帝视角的系统早已将炸弹犯被安室透带走的消息传递给了宿主。

然而宿主却依旧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这在它看来更像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点上烟的银发杀手闻言冷笑一声,屈尊解释道:“这次有组织插手,哪有那么容易就达成目标。炸弹犯是次要的,消灭留下的痕迹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而且,那时真正的琴酒还在外面,他们不宜见面。

只是他没料到组织居然会突然横插一手,至于对方被带走后的命运,他也能有几分猜测。恐怕过段时间,东京会迎来更加频繁的袭击事件。

思考时的男人表情冷漠,指尖夹着的烟头星星灭灭,照得面庞也时亮时暗,恶人气质一时间被烘托到了极致。

【道理我都懂……但你为什么要用琴酒的语气说话?】

泷月凛的脸色不由得僵硬一瞬,他轻咳几声,拒绝承认自己单纯只是觉得这个马甲形象很带感,便忍不住沉迷其中。

www.youxs.org,这种冷酷的形象大家在小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幻想过的吧!

不过系统说的也有道理,现在没有需要琴酒这个马甲出场的地方,暂时回归自己的身份适当放松一下也好。

之前想得轻松,一上手泷月凛才发现,想扮演好这个角色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就像刚才泷月凛开的那一枪,谁都不知道他是压抑了多大冲动才忍耐住不扣动扳机的。

在琴酒眼里,人的生命价值似乎被无限缩小。人就只是人而已,一堆有固定形态的肉块。

他能轻易分辨人体各个组织部位功能,哪里受伤会造成多大的失血程度,他大致都清楚。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每当拿起武器的时候,琴酒总是会有股想要毁坏的冲动,尤其是人的惨叫声,更加引起他的趣味。

这就是泷月凛在披上这个马甲后得到的零碎记忆与感受。

退出马甲状态的泷月凛不禁抖了抖身子,扎好的马尾略有些调皮地跳动了下。琴酒这个人真是不愧于外界对他的评价,残忍到可怕。

他突然有点好奇,这种人难道就没有在意的东西吗?

从警校毕业后,松田阵平和幼驯染萩原研二接受了机动队□□处理班的邀请,并成为其中的正式一员。

入职后,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处理各种各样类型的炸弹。整天忙得脚不落地的松田阵平甚至吐槽过,东京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盛产炸弹似的。

就比如现在,等到紧张惊险的拆弹工作结束后,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深夜。

萩原研二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语气带着莫名的复杂感叹着:“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八起事件了吧,犯人先生也很敬业呢。”

闻言松田阵平摘下墨镜,嘲笑着自家幼驯染:“这就挺不住了吗?好逊啊,萩。”

“明明小阵平也很累吧,”萩原研二不甘示弱地反驳:“这个月可是才过了六天呢。”

松田阵平可疑地沉默了一会儿,六天就发生了八起炸弹恐怖袭击事件。这么一看,最近的案件确实多到不正常。

“而且,”萩原研二若有所思道:“这几次制作炸弹的手法感觉都很相似,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吧。”

松田阵平随意应道:“谁知道呢,那应该是特殊犯罪搜查三系的工作才对。”

“就是有点好奇嘛~”

“比起这个,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说话时,松田阵平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再不休息就连墨镜都遮不住自己的黑眼圈了。

“是是~”

话音刚落,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立即响起。

两人默契对视一眼,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能处于这个微妙时间打来电话的只有爆处班了。

果不其然,接通电话后他们知晓了这通电话的目的——据说是在排爆人员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发现了一枚遗漏的炸弹,于是二人只好再度返回现场。

“连炸弹这种危险的东西都能遗漏,核查现场的那些人真的没问题吗?”松田阵平忍不住吐槽。

从小时候父亲的那件事起,他对警察的印象就非常差,直到在警校遇到了几位同期,才勉强按耐住暴打一顿警视总监的冲动。

但是此刻,他不禁再次升起某个想法——日本警察不会真的要完蛋吧。

“别想太多啦,小阵平。”

身为幼驯染的萩原研二一眼便看出他在想什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即率先一步迎接前来送防暴服的同事。

“萩,”眼见着幼驯染换好防爆衣,即将踏入建筑内部,松田阵平忽地叫住他,脸色不知何时有些严肃。

“不要大意,心浮气躁……”

“——心浮气躁乃是大忌,对吧?”

萩原研二笑着接过他的话,他都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小阵平总是喜欢念叨这句话。

松田阵平怔愣了下,随即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无奈。既然知道的话,就不要总是背着他偷偷脱下防爆服啊。

在等待的间隙中,松田阵平点起一支烟,他没有感到焦急,就算看不见楼内的场景,也能想象到幼驯染脸上一派轻松的模样。

拆炸弹这件事,对于从小到大都在鼓捣零件的两人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因此他并不担心对方会遇到什么困难。

松田阵平只是有些不耐烦要在原地等待结果,在动手这件事上,他和萩有着同样强烈的欲望。

见等得心烦,松田阵平干脆在周围到处转转。

走过一个转角,他无意间抬起眸子,却蓦然发现有个陌生的身影徘徊在这里。

戴着墨镜的警官不禁皱起眉头,难道对方没有收到疏散通知吗?

“喂,你……”

松田阵平恰好从后面接近,想要拍下肩膀以此提醒对方,却没想到居然被那人躲过去了。

他有些愣神,明明自己是从背后接近对方的,但是在声音发出之前那人就察觉到了身后有自己存在。

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神带上些许谨慎,虽然自己没有认真去拦,但能轻松躲过去也就说明面前这人至少有针对性地练习过。

松田阵平顿时推翻了之前的猜测,对方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民众,反而是某些方面的嫌疑更大一些。

——比如说,这场炸弹事件的罪魁祸首。

“有事?”银发男人转过头来,声音很冷淡,似乎还带着点不耐烦。

松田阵平抬起头观察着对方……等等,他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在以往的人生经历中,松田阵平很少有能够仰视他人的时刻,对这个角度很是陌生。

总感觉,微妙地被嘲讽了。

此时,银发绿眸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眼里满是被打扰的不满与警惕。

对方的态度明显不耐烦,而秉持着怀疑,松田阵平的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哈?”

墨镜不经意间滑落下来,露出卷发青年原先被挡住的鸦青色双眸,现在那里面略微带着丝挑衅以及怀疑。

“这里已经被警方封锁,不是你应该出现的地方。”

泷月凛顿时明白对方这是怀疑上自己了,不过也不奇怪,就琴酒这能令小儿止啼的长相不被怀疑才更奇怪。

更何况……他其实并不无辜。

但这并不意味他要乖乖停下脚步,来面对松田阵平的审问。

因此,泷月凛顺着本能的情绪脱口而出:“日本警察?呵,一群废物罢了。”

推荐阅读:

恶魔校草在身边:甜心很不乖 重生70年代:拒绝回城,原地暴富 神人沈度 奸臣最风流 人在高武世界,校花逼我当男友 恋爱的殷小姐 巫师时代:我能解析万物 小萝莉 无聊先知 升温 农家种田:我有一座物资回收空间 损道友莫损贫道溜溜居 我能瞬发一亿道剑气 重生成妖之萌宝来袭 无限龙神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南璃夜司珩 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妈 枪焰 四合院回国开始收购轧钢厂 洪荒之圣皇伏羲 最强战神林然 绝世好运 从人类消失开始 入戏 我变成了一块地 最强逆天升级 我在封神后化形许尘秦泽 冤有头蛋有主[全息] 三国之到底应该怎么选 九煞魔修 锁仙 我靠发疯整治修真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