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非黑即白

在参加晚宴前的几天里,焦作人终于明白了秦龙祖那天眼神里的含义,他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是绝望。

斋藤家的巡逻侍卫每天都能听见训练场里传来的爆炸声以及一声声凄厉惨叫,看着每天吃饭时鼻青脸肿,顶着爆炸头,双手颤颤巍巍的焦作人,每一个侍卫心里都是一阵的同情。

“我凑了,老秦,你还是不是人了?说好了不拿火球炸我的”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焦作人已经和秦龙祖混的很熟了,有些玩笑焦作人也敢和他开得起了。

“咱这不是加你法防呢么,你没发现你现在魔法抗性高了么?前两天你被炸还会自动开自愈呢,这两天都不触发了”秦龙祖这两天二十四小时基本十二小时都在“调教”焦作人,此时是绝对的心情大好。

“你可赶紧给我死亡吧,老虫子,吃我一记撩阴腿,嗷!!!”原本摔在地上的焦作人本打算趁着秦龙祖转移了注意力报复他一下,万万没想到秦龙祖不知何时身上红甲覆盖,这一记鞭腿差点没把自己踢骨折。

看着抱着腿打滚的焦作人,秦龙祖哈哈大笑“哈哈哈,丫的,臭小子,你还想偷袭我,这一招老乔可是用了一万回了,该说不说他踢人是真的疼”一想到乔哥,秦龙祖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乔哥都搁屋里关了三四天了,咱要不要去看看他?”焦作人也是想起了从那天起便没再出现的乔哥,训练场这么大的声音他应该能听见,大概乔哥现在还是很难受吧。

“嗯,没事,这种货色基本上刚回去的时候就缓过来了,我估计他就是懒得出门,搁屋里抽烟睡觉看球赛呢”秦龙祖看着焦作人担忧的神色,不由得安慰起来,但怎么也掩饰不了自己眼中那一抹同样的情绪。

“丫的,老虫子,我几天没出来,你就敢损的我了?”一个大大咧咧带着懒散的声音传来。

两人忙是喜悦的回头一望,乔哥正双手插兜,嘴上叼着根仅剩下烟屁股的烟头,头发披散,懒散的好似刚睡醒一般。

“呦呵,出来了?”秦龙祖没有多问什么,看着乔哥悠闲的样子,朝着他擂了一拳。

乔哥也没躲闪,右手伸出一张,便接下了这一拳。

“行了行了,别闹了,该准备准备了,明天就该去参加那个什么狗屁宴会了”乔哥将烟头一吐,望向二人的眼神还是如往常一般的慵懒,但却异常清明。

距离星期三晚上的宴会还剩下一天的时间,三人也是都认为对这次事件商量一下。于是三个人又重新回到了那晚择树拜访的房间。

“之前一直怀疑一叶和屠戮者有暧昧,现在看来确实如此,貌似择树那老货身后跟着那个保镖,就是当初试探你那个?”乔哥盘坐在地,左手夹着烟,右手杵着下巴,一边分析一边思考着。

“我凑,绝对是他,就他那小眼神,还有那一嘴农村日语,绝对没毛病”焦作人一听乔哥问到自己,立刻咋呼起来。

“这么说,屠戮者已经准备再一次宣战了?”秦龙祖听着两人的对话,神情十分严肃的问道。

“嗯,如果我没猜错,这次所谓的晚宴,应该会有很多老熟人,大概之后就要乱了啊”乔哥点了一根烟,叹了口气,语气感慨。

“那群怂货,不见也罢,我真想给他们都弄死,这群人废物还不如屠戮者”秦龙祖也是忽地愤怒起来,身上红色暗浮。

“你们俩。。。能不能照顾照顾萌新,你俩带我刷成就是没问题,好歹给我介绍一下子剧情啊”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乔哥和秦龙祖,自己根本不知道俩人在说啥,只好强行吐槽来获取存在感。

“我和你说过,世界上能力者分为屠戮者,驻守者和自由人,除非穷凶极恶否则能力者禁止生死战,但允许宣战,宣战后双方可以死相拼,直至双方和解或拼掉一方”乔哥望着一旁的灯台,眼中尽是沧桑。

“妈耶,那你们的意思是屠戮者要趁这次晚宴宣战?”焦作人也不是什么蠢人,结合刚才两人的分析,一下子便反应过来。

“那你们刚才骂的是谁?驻守者?他们不是好人么?”焦作人见二人都默不作声,紧接着又问了出来。

“呵,这世上哪还有什么非黑即白,那群怂货早就忘了驻守真正的意义,成了一群软骨头的渣子而已”这次是秦龙祖眉头紧皱给焦作人解释起来。

“原本驻守者是守护能力者的,后来组织壮大,为了所谓的选出领袖,竟发动内乱,再加上那几个老家伙自己惜命,要不然怎么可能让屠戮者发展的那么快?哼,一群怂包”

推荐阅读:

全修仙界,就我没有金手指 这个明星太强了 时停五百年 通天剑帝 我的师兄飞升了 韩阳陈巧倩 离婚后,未婚妻接踵而来! 重回1988人生重启 穿越东汉之我是徐荣 我有一片瓦洛兰废土 紫罗道 女帝太监最风流 山海八荒录 万域独尊系统 酒饮天狼剑 银魂之剑心 大明武帝崇祯 一代倾城挽山河 开局就无敌了 我跟他不熟 宋先生你又装病 超武文明 霜情难 笛剑传奇 我吞噬了亿万强者 神仙争霸 穿成恶婆婆后,我成了全村的希望 超级医婿 异界之红警冲锋 进化之镇妖塔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破败赘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