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逃之夭夭

南玄国皇宫内,火光吞噬了几乎一半的皇宫。太监、婢女以及一些文官们到处乱跑,都害怕着火将他们一并吞噬。还有一些忠心的奴才们不停地向火源泼水,可是那火就如一个顽皮的少女,与风共舞起来了。风去哪里,她也去哪里,呈献出一片灿烂的火光。而这些奴才并不知道,他们的皇上正与一个妖媚的女子对峙着……

“嘭——”两人擦肩而过速度之快,如同两只翱翔在夜空的猎鹰,都为了争那同一片天空。强者为尊。

夕琪如猫儿般敏捷地落地,稍微偏了偏头。不知为何,此时冷血的她甚是可爱。

“你是第一个速度跟得上本宫的人。”夕琪一脸无所谓,心里却甚是复杂。架空世界果然不好玩,一个笨蛋的速度都能跟上她,那江湖上还怎么混!(夜子:笨蛋……他算是这个国家……最牛X的了……)

“彼此彼此。”南源澈一脸严肃的说。不错,整个南玄国他的武功数一数二,如今却被一个女子险些战胜。这个来历不明,冒充皇后的女人甚是危险。如果不是敌我关系,他真想得到她。

夕琪活动了一下麻痹的右手。刚才的那瞬间,他们都互相给了对方一拳。夕琪躲过南源澈的拳风后,她的拳头再次被南源澈的内力弹开,被震得是那样的生疼。要不是曾经在Z国的魔鬼训练,一般人早已痛晕了吧!www.rkzge.com 香菇小说网

哼。既然此人留不得那就毁掉!南源澈不再打算与夕琪打耐力战。速战速决。

夕琪挑了挑眉已经打算速战速决了吗?正好,她也有这样的想法。

夕琪一个侧空翻将刚才被内力弹开的毒蛇握紧,唰地向南源澈抽去。

“啪、咔——”南源澈再次用内力阻挡,只是这次内力壁好像抽出一条裂痕。

空气中那点点裂痕声正入夕琪耳内。果然,内力壁是可以突破的!

夕琪脚尖点地飞速地来到南源澈的跟前。既然弱点都找到了那还等什么?一击突破!

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夕琪,南源澈暗叫不好,连忙后退几步,躲过了夕琪的攻击。

看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朕亡了!南源澈右手向夕琪的方向一划,一道无形的内力向夕琪冲去。

夕琪听到风声的错乱以及感觉到面前凄厉的寒风,凭直觉,她向右侧了侧身体。

“嘶——”夕琪扭头看看刚才内力打过的地方。不禁勾了勾嘴角。这个笨蛋还算得上是她的对手。

内力正好打在一条玄王柱上,只见玄王柱上出现一个大窟窿,上面的石块不停地掉落。

如果刚才没有躲开,那会怎么样?夕琪笑容的弧度越来越大了。越强,她就越开心。真的很久没有遇到过对手了!

南源澈没有给夕琪喘息的机会,眨眼间,内力分成数百个气向夕琪落下。这一招虽很费力气,但却像一张网,使对方插翅难逃。天罗地网,叫你如何逃脱!

“嘭——”顿时沙尘滚滚,本是金碧辉煌的玄王殿虽未塌,里面却变成废墟一般。

南源澈勾起了自信的唇,终于死了吗?

“哼——别笑得那么阴险,笨蛋本宫还悠闲着呢!”夕琪从朦胧的沙尘中走出。

“你?为何会如此?”那可是他的绝招!他杀过的人从未留下过活口的!还是一个毫发无伤的女子!“自己慢慢去想吧笨蛋。”夕琪甩了甩刚才被内力弄得稍微蓬乱的头发(夕琪:是哪个混蛋说毫发无伤的!夜子:阿嚏!)进行了下一轮攻击。

“毒蛇”再次向南源澈咬去。

哼。同样的招数她到底想出多少次?南源澈的右手再次向前一划无形的内力再次飞向毒蛇。

谁知“毒蛇”没有再向前,而是转了一个圈,被夕琪收回。

在转圈的同时,“毒蛇”也丢了一个鳞片状的利片向南源澈的眼睛飞去。

在南源澈显然没有想到夕琪会出奇招,没有做防御,毒利片就这样插进南源澈的左眼内。血从左眼流出,南源澈忍着疼,愤怒的眼神似要将夕琪撕成肉丝,只有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呵呵呵。愤怒吧、憎恨吧!他越愤怒,夕琪心里就越开心。多么美妙的感觉啊!(夜子:真正的恶趣味!)

南源澈暴怒,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那样沉闷。可夕琪似是浑然不知,仍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南源澈,使得南源澈更为愤怒。

“呼——”风已经不再沉默,如同正在打磨的利刃,似乎已对血的洗礼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嗖”的一声,如同南源澈刚才的那绝招,只不过因为暴怒,内力与风已经混合一体,威力剧增,如千万根无形的利针从天而降,无一点儿缝隙可躲。

“嘭——”地面全被气的落下打个面目全非。南源澈气红了双眼(夜子:解释一下一只眼睛是出血出红的,另一只才是气红得哦。)目不转睛地盯着夕琪刚才站的位置。

忽然,一个人影从烟幕中冲向南源澈。南源澈定眼一看,这不正是夕琪?夕琪手中的“毒蛇”早已震飞,赤手空拳地向南源澈冲来。

看着一身上下全是弱点的夕琪,南源澈嘲笑道:“哼——已经失去理智了吗?竟敢赤手空拳冲来!既然你不要命了,那朕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只见南源澈将剩下的所有力气化为内力集中在左掌上,猛地向夕琪胸口拍去。夕琪身子向左侧了侧,但仍被南源澈的掌风拍到左肩。那可是南源澈所有力量的一掌!夕琪不禁闷哼一声,向后倒去。

南源澈向前走了几步,到夕琪跟前,右手抓住夕琪的头发,将夕琪提起,红着眼睛说道:“看来胜负已定。”说罢,还挑起夕琪的下巴。

夕琪稍稍睁开眼,看着与自己近距离的南源澈,心里阴险地笑了起来。很好,中计了!

“杀——”“慕容将军叛变啦——”窗外传来的声音使南源澈稍微愣神。慕……容?

好机会!“噗——”夕琪从喉咙中吐出她精制的小暗器“喉中刺”正中南源澈的眉心。

“唔——”南源澈吃痛地将夕琪放开。

夕琪忍着身上的疼,后翻了几个跟斗,到一根玄王柱旁。只见玄王柱上挂着一条几乎透明,且细的不能再细的钢丝,夕琪将它拉下。

“哼——死亡机关阵开!”夕琪说罢,勾起嘴角。这,才是真正的天罗地网。屋顶上的各房梁上都有一个精制的箭轴,全都正对着南源澈。

“你——”南源澈看着屋顶,无限的恐惧感从心底而出。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用自己作为诱饵引他上钩,使他到这个“箭雨阵”内。身为皇上的他,居然一点警觉都没有!这下糟糕了!

“哼。在你临死之前,本宫就好心告诉你,你认为本宫是那么随意的人吗?从门口进来?当然,本宫在你的屋顶上做了些手脚。你真以为本宫只会用鞭子吗?笨蛋果然就是笨蛋!那么Sayoulala!”

夕琪将钢丝拔断。“嗖——”无数的精制小箭向南源澈飞去。已经将力气与所有内力都用完的南源澈已无力再躲。

“呲——”血液喷出,血的洗礼开始。

看着被箭刺穿的南源澈,夕琪心里甚是痛快。终于把这个笨蛋干掉了!要知道,夕琪最受不了的就是——笨蛋。

那么接下来,就是打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了。

“乒乒乓乓——”窗外的厮杀声愈来愈近。“呼——”火已蔓延到玄王殿,似已张开血盆大口,将要把夕琪吞没。

啧。此地不宜久留。撤。

夕琪顺手将在案上南玄国可调动十万大军的玄符带上,并拾起地上的“毒蛇”向屋顶甩去。

“咳、咳……”或许是动作幅度太大牵扯到刚才被南源澈重伤的左肩,夕琪的嘴角流下一丝血迹。

咳、混蛋!该死的身为Z国顶级特工的她居然被一个笨蛋打成内伤耻辱!

“轰——”屋顶被打碎屋上的瓷片都一点一点滑落下来。夕琪银牙咬紧,几个跳跃已从屋顶翻出。她捂着左肩,在还未被火海淹没的屋顶上跳动。目标,南玄国最高的雪山,也就是在玄宫后方的雪山——水无痕。此雪山上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滴水不沾。又因这雪山从未有融化的现象,因此称为水无痕。

玄宫内的吆喝声已停,浓浓的血腥味飘荡在宫内。

哼,慕容凯威,你已经赢了吗?

慕容凯威,南玄国第二将军,是玄王南源澈最信任的人。可是,南源澈怎么样也没想到,他所信任的人竟反咬他一口,夺去他的皇位。他更加不会想到利用慕容凯威得人竟是……

不错,是她,夕琪。夕琪早就从情报中了解到慕容凯威在近日内要叛变。可是慕容凯威有一件最头疼的事,那便是玄王南源澈。在南玄国内,几乎无一人能将南源澈拿下,这该如何是好?夕琪便利用了这一点,以杀手的身份用箭将书信及南玄国内四大高手除南源澈的头颅(这是丢进慕容凯威家的!用箭是不可能的啦!)都给了慕容凯威。信上说:“只要你有足够的银两,吾便会帮你讲南源澈杀掉。将银两放在宫门后。”不久后,夕琪便在宫门后拿到一大包银两,里面竟还有宝石、玉如意等。

呵呵。又将自己的麻烦斩除,又可获得银两。何乐而不为呢?特工守则第一条:永远不要下没有把握的赌注。

夕琪已跳出玄宫,向水无痕跑去。早就从情报中得知,这水无痕雪山的顶峰有一个山洞,暂时就先在那里养伤吧。

一刻过后,夕琪已带着满是银两的包袱和玄符进入山洞。

“咳咳、咳……”夕琪已不能再坚持下去,单膝跪地,猛地吐出几口鲜血。

该死!这该死的XX笨蛋!居然让她变成这样!

“唔……”糟糕,头好晕……不可以……没处理伤口,会失血过多而……

黑暗袭来,夕琪倒地。

南玄国澈玄王第二十五年,因第二将军叛变,慕容凯威夺得玄王权,自称为“威玄王”。

但,所有南玄国世代子民浑然不知,他们的澈玄王,竟是死在一个女人手下……

推荐阅读:

在男主发疯文学中艰难求生 勇敢狗狗不怕困难 我在家族种仙田 替嫁给野蛮部落首领后 岸芷汀兰 穿越方正,手头只有五块半元石 带着考神系统在古代考科举 普通人,但ABO指挥官 玄学母子爆红娃综 娇纵小漂亮总在渣主角[快穿] 老宅探宝:我赚麻了,房主哭死! 开局奖励双修功法,女帝说想躺平 百岁高龄娶校花,国士身份曝光 六零寡媳有空间 青城风云 开局成为杂役,我以模拟证道至高 崩铁:仙王开拓的日常生活 综武:人在北凉,开局灌醉徐脂虎 疯了吧?抢婚抢到首富之子头上! 影综:人在林深,从辞退杨桃开始 重生年代娇妻有系统 我重生开局就被凤傲天逼到了墙角 他的金丝雀又娇又软 我在地府熬汤 港综:灵异侦缉档案 陛下,国师又在求死 仙君今乘幻电来 武侠:开局长生法,征服焰灵姬 闪婚千亿大佬竟是我同桌 剑武独尊 宝可梦圆梦大师水产鲜鸟 末日:女丧尸变女神,全都来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